彭文生:数字经济结合人口老龄化或将是低欲望社会

不少观点认为数字经济将为老龄化社会提供解决方案,但经济专家彭文生给出不同看法。在他看来,数字经济时代与人口老龄化叠加,可能带来的是低欲望社会。

11月19日,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、研究部负责人彭文生在2020年亚太经合组织(APEC)工商领导人中国论坛上表达了上述观点。他表示,虽然从供给端来看,数字经济会提升劳动生产率,至少部分抵消劳动力数量下滑,但从需求端来讲,机器没有消费需求,不能替代人类消费。

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、研究部负责人彭文生。

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,一种说法认为,我国正进入老龄化社会,随着机器和人工智能对劳动力的“弥补”,我国人口老龄化问题或可得到缓解。

数字经济能否解决人口老龄化的问题?彭文生表示,从供给端来看,人工智能会提升劳动生产率,至少部分抵消劳动力数量下滑。但从需求端来讲,机器没有消费需求,不能替人消费,而促进人类社会进步的实际上是欲望。“数字经济时代结合人口老龄化,可能将是一个低欲望的社会。”

他以马尔萨斯的人口原理为例,人类的人口增长呈几何级增长,远超过粮食的增加速度。其原因就在于“人的欲望是无限的。”在这一点上,机器替代不了人类,数字经济也就解决不了人口老龄化。

还有一种说法认为,未来大量的人工岗位将被机器替代,社会可能出现失业潮。

这种现象会出现吗?数字经济能否改变收入分配格局?彭文生认为,这取决于是“机器替代”还是“机器赋能”。机器替代人,资本回报上升,劳动力回报下降;机器赋能人,有可能增加劳动者的报酬,或起码不损害劳动者的报酬。他拿中国和美国做对比,提出美国的数字经济更多是机器替代人,中国数字经济更多是机器赋能人,分配对劳动者有利。

怎么理解这一结论?他解释说,因为机器的价格在国际市场是一致的,美国劳动力成本高,如果机器替代劳动力的话,在美国的利润空间更大。而在中国当前的发展阶段,数字经济更多的是机器赋能,对劳动者相对比较友好,比如快递、外卖、专车司机、视频主播等行业就是“机器赋能”。

彭文生还提到,数据是一个新的生产要素,作为生产力具有非竞争性,作为生产关系则有排他性。

“传统经济具有竞争性,桌子上有个苹果,我吃了你就没得吃了。但数字经济是我看视频的同时不影响你看这个视频的成本,这就是非竞争性。”他说,而非竞争性就是数字经济扩张的前提,规模效益由此产生。

有生产力就有生产关系,“问题在于数据是归谁所有?”彭文生指出,数据产权具有排他性。所以未来数字经济的发展,要平衡生产力和生产关系,平衡非竞争性和排他性的关系。

“数字经济可以改善我们的生活,改变经济发展模式,同时也带来了一些风险与挑战。”彭文生称,对内而言,数据的所有权归属引发对个人信息保护的担忧;对外而言,数据作为生产要素,也是未来国际治理秩序博弈的主战场。因此数字经济不仅是经济问题,还体现了社会治理、国际政治等多层次的问题。

作者:实习生王凡 南都记者林方舟

posted @ 20-11-21 07:22 作者:admin  阅读:

Powered by 足球即时比分90vs比分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系统 © 2013-2018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